x

中美首轮战略与经济对话四大话题,ACY稀万证券

来源:技慕环球| 2020/8/26 12:33:15 | 8人阅读|
  第二轮中美S&ED今明两天在北京举行。作为世界最大发达国家与最大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对话,其议题不仅事关双边关系,也对地区和全球事务有重大影响。

  与去年中美首轮战略与经济对话(S&ED)恰逢国际金融危机重挫全球经济不同,今年的对话是在世界经济艰难复苏、中美关系出现一定波折的背景下举行的。本轮对话有哪些重要议题?双方的期待是什么?中美关系将如何发展?《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就此分别在华盛顿与北京采访了相关专家和学者。

  拉尔森(Rick Larsen)--美国国会美中工作小组主席

  奥林斯(Steve Orlins)--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

  沈大伟--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政策研究项目主任

  赵龙跃--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战略对话重点

  中美关系--多层次、仍需进一步发展和加强

  第一财经日报:用什么样的词汇界定当前的中美关系?

  拉尔森:美中关系不是只有一层的关系,在这其中,一些关系进展得很好,有的还需要做一些工作。我们需要把同中国的关系看作是一种“伙伴”关系,作为最大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如果美国和中国能在全球议题上共同合作,这会让很多国家都会一起跟着走的。

  不管我们如何界定(美中的)这种关系,事实是,在很多方面,美国和中国都是连在一起的。所以,我们需要进行更多层次的交流来解决双边议题,并共同解决一些多边议题。

  奥林斯:美中关系很好但可以更好。在很多领域确实有一些进展,但双方在一些领域还是缺乏一定信任的,比如,在军事交流方面,双方的交流无论从深度还是广度都是不够的。

  日报:在哪些领域,中美双方存在更大的合作空间而且双方都受益?

  奥林斯:在每一项全球议题上,美中都应该加强合作--全球反恐、非核扩展、对抗全球金融危机等,美中之间的合作有利于全球问题的解决。双方还应该在包括朝鲜和伊朗在内的一些战略问题上加强合作。

  日报:自奥巴马就任总统以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如何?取得实质的进展了吗?

  奥林斯:美中关系仍然在进一步发展和加强。我们在经济和安全等方面看到双方展开了更多的合作。有的时候,事情不向坏的方面发展就是最大的进展。

  本届政府上任以来,美中双方还没有出现过主要的和重大的分歧。而在之前的几届政府任期内,美中之间都曾出现过一些重大的分歧,但目前还没有。从今年年初的几个月开始,双方在一些议题上出现过一些分歧,但都不是“主要的”,而且双方也通过多个渠道进行了公开的交流。所以,双方关系的进展是有的,重要的是,还没脱轨。

  S&ED平台--频率不够、应该机制化

  日报:怎样看待S&ED这种中美政府间的高层对话?

  拉尔森:很有意思,美国国会似乎认为美中双方的对话应该每次都能取得更加具体的成果,但是美中S&ED的理念似乎只是为解决具体的问题设立条件,让谈这些问题“有个地方”,最终能让双方的对话实现外交上所说的--成果能够“送货上门”--这是“实际效果”的一种时髦说法。

  沈大伟:首先,S&ED不是一场谈判。在设计S&ED的时候,就ACY稀万证券没有期望其出现立即的可交付成果,去年第一轮S&ED得到的是一份概况说明(factsheet),今年也许可能会有一份文件,可能是概括说明,也可能是共同说明。所以对于S&ED本身不要有太多实际成果期待,这本身是一个跨国家跨部门的对话,同时给双方机会从整体上看待中美关系并注入新的活力。

  目前S&ED的一个问题是,没有一个持续的机构来承接,只是一次2天的活动,应该设立工作机制或者一系列工作组在剩下的363天中持续工作,而且每年一次向S&ED汇报。

  据近期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在美国知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发表演讲中透露,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和中方之间会讨论这个问题,即在每年的基础上,如何将S&ED制度化,使其更有效。目前的问题是,现在中美间还没有战略互信。

  奥林斯:政府和政府之间的这种高层对话,为各自社会加强理解对方提供了很好的平台。美中S&ED是一种有效的方式,但是一年一次还不够,我建议应该维持原来的那种双方各自主办一次的模式,也就是每年举行两次。

  经济对话重点

  人民币汇率问题--不应成为首要议题

  日报:在本轮S&ED中,美国是否还会将人民币汇率问题作为核心议题之一?

  赵龙跃:美国压人民币升值的真正意图不只是在短期内的升值,最终目标是人民币的自由兑换机制。这体现了美国对华战略意图的双重性:一是为了近期的利益,迫使人民币尽快升值,以扩大美国的出口,带动美国经济的复苏;二是长远的目标,旨在改变中国目前的汇率管理体制,建立自由兑换机制,削弱我国政府的调控能力。

  奥林斯:我认为,人民币汇率问题不应该成为美中讨论的一个议题,美国把这个作为首要议题,我认为是不对的。我同意美国财长盖特纳所说的,中国会最终推进以市场为导向的人民币改革,中国可能会“投石问路”,所以这个过程也许会有些缓慢。

  日报:从今年开始,中美关系有些起起落落。国会在诸如人民币汇率等问题上召开过听证会,国会对ACY稀万证券人民币汇率问题展开过什么新的讨论吗?

  拉尔森:国会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没有什么新的消息。我们希望中国能在汇率问题上尽快做出行动,但我不知道中国是否会这样做。我给中国的信息就是:不要因为美国(的要求和压力)而调整人民币汇率,要根据中国的经济利益调整人民币汇率。

  日报: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曾经说,中国最终会让人民币升值,我们应该怎样理解他的说法?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